水调歌Tou

咸,辣嗓子,谨慎食用

珊珊来迟的点文,是医弗
呜呜呜对不起我写得太辣鸡了看得开心就行呜呜呜而且字数完全不够
接下来是铃伟,瘸黑和火花,专业写甜饼
不开车了我
ooc啊ooc,注意避雷呜呜呜
完全不会把握人物,爸爸们原谅我QAQQ我爆哭

跟风走起!!!截止到13日00:00!!!顺便我杂食什么cp都可以!!!相关提及的cp我尽量都写!!!不过bg的话要考虑下233
刷起来waaa!!!!
噢还有因为考虑到杀鸡比较冷的话每个赞数都除以二吧嗯!比如原先100赞飙车我五十赞就可以了er!!!

是我很久之前描改的表情包!

欢迎抱走这两个小可爱!!!

注意点第一个。
我靠几天不上lof发生了什么哇啊啊啊我喜欢的大大关注我了啊啊啊啊我是谁我在天国吗啊啊啊啊啊
明明我都几百年没发东西了哇啊啊啊

一辆铃伟的小破车!新手第一次开车!严重ooc尴尬注意!

【黎明杀机铃伟】小心背后。

现代诗歌体,注意避雷。
【其实主题根本不是诗(悄咪咪地说)】
睡前写着好玩的而已...【困死了】
所以是铃伟还是伟铃【瘫】
低质量系列。完全靠意识的产物

别只顾着向前跑
孩子,小心背后
他可能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手里拿着沾满罪恶与鲜血的权杖
一步,一步靠近你
你没有能力反击
只能逃走,弱懦地逃走
逃吧,逃得远远的。
他依然会来到你身边。






















小叮当:伟伟人呢...【歪头挠头】
暗中观察的大张伟:妈耶【流鼻血】
小叮当:伟伟找到你啦!!【扑过来抱住】
大张伟:你...松手...我快被你处决了...【咽气】
小叮当:哇哇哇抱歉伟伟!!!【看着重生在火堆旁的大张伟】
大张伟:没事没事【摸头杀】
小叮当:【脸红】
大张伟HP-99999
大张伟,卒。

逃亡停更,国庆高产

【扑通一声跪下】小伙伴们我对不起你们【暴风哭泣】群里flag立太多,坑填不完了,只好把逃亡停更,但是我是不会弃坑的!!国庆回来就高产!!!【再次土下座】

骨科组甜到掉牙的日常。

骨科组填到掉牙的日常。
@纺烟 专门撒了一点点医生x凤敏的糖!x
私设迈克尔不经常戴面具。
ooc爆炸,还特别短【←懒死了】

“额嗯...!”劳瑞伸了个懒腰,“终于放学了~~去图书馆借两本书再回家吧。凤敏一起去吗?”
“嗯。”凤敏头也不抬地说。
“对了,你家那只呢?”
“啊??谁?”
“就是那个专业精神科的怪人。”
“!?”
凤敏猛地捂住脸,“什什什什什什什么??!我家???你什么意思???”嗯,捂住也没用,劳瑞已经看到了凤敏那张好看的羞红的脸。
“哈哈,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们去图书馆吧。”劳瑞不再逗她,虽然凤敏和那个怪人的确发生了什么是事实。

与凤敏告别,劳瑞独自一人走在黑暗的小路上。月光撒下来,把石板路照白,劳瑞边走边借着月光,打开书,一行一行地读了起来。
“他对爱的人形影不离,如果他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立刻赶到她身边,几乎是一瞬间之间。”
劳瑞看着这段话,自言自语地说:“呵,根本就没有这种人!就算有也不会出现在我身边的!”劳瑞又吃某人的飞醋了。
突然,劳瑞感觉踩空了――
是楼梯!
劳瑞马上就要摔下去的时候,后边儿有人牢牢地拉住了她。
劳瑞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刚想对身后的人道谢,刚刚回头,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哥哥...”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迈克尔???
“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走小路,不要边走路边看书。”迈克尔皱眉,呼吸因为担心而变得短暂急促。
然而劳瑞并没有听进去一点,她还沉浸在迈克尔突然出现的震惊中。
“哥哥...你怎么...”
“刚刚你不是说没有那种人么。”
“什么?”劳瑞懵逼。
“书。”劳瑞突然明白了。
“......”好一阵子没说话。
“走了,回家。”迈克尔没有松开劳瑞的手。
“唉?...”劳瑞不明白为什么迈克尔不松开她的手,刚想出声询问,忽然明白了什么,把话又收回去了。
“嗯,回家。”
嘛,反正都是要牵一辈子的手。

【黎明杀机骨科】逃亡/2

趁着放假高产一波【根本不高产】其实后面已经写了几段了,先存着,鬼知道我哪天懒癌发作【凑表

困难和痛苦总是让人独立起来。

-

迈克尔打开地下室的门。

“劳瑞,别出声,你拿着包裹躲在柜子里,我去修发电机,该死的,这些士兵居然把发电机打坏了。”

“嗯,哥哥。”

迈克尔把劳瑞安顿好,俯着身子,从高草丛里面潜行过去。

“可恶,这个线是接在哪里的...”

“是谁在哪里!?”

不好,被发现了!

迈克尔飞快地躲进了柜子。

脚步声走远,迈克尔才从柜子里出来。

“还有最后一台...”

迈克尔在墙角往外观察了一下。

形势不利,全是士兵,怎么办...

迈克尔屏息,蹭着墙过去,翻窗进屋,打开一个看起来有些时间的箱子。

手电筒,医疗包,还算有点用。

迈克尔看着那些士兵走远,慢慢地靠近发电机。

上帝保佑,我别被发现。

迈克尔在心里默默祈祷。

快点快点!

终于,灯亮了起来。

跑!

士兵们发现发电机处的灯亮了,联系了总部,

“报告总部!有敌方敌人潜入!”

迈克尔飞奔着,找到了劳瑞所在的柜子。

打开。

柜子里只有一个包裹,没有人。

“劳瑞!?你在哪里!?”

-

可恶。那些士兵...

迈克尔在一个急转弯刹住车。

...劳瑞?

“劳瑞!你跑去哪里了!”

“抱歉哥哥...”

劳瑞低着头。

“刚刚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哥哥,想要出来叫住你...”

门缝?可是他刚刚明明把门关紧了啊,而且他刚刚也没有跑过妹妹的柜子啊?

“唉,算了算了...”迈克尔摸了摸劳瑞的头,“哥哥已经修好发电机了,我们快走,不然士兵就来了!”

-

迈克尔抱着妹妹飞跑着。

大门...就在门口...

他们终于冲了出来,迈克尔抱着劳瑞,蜷缩在草丛里,等士兵走远,他们再出来。

迈克尔放下劳瑞,说:“前面,就是难民的群聚地了。我们快走!”

难民,迈克尔也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成为难民。

从所未有的屈辱与恶心涌上心头。

贪婪的人啊,总有一天,会有一位你所不知道的人,握着一把发亮的刀,从你不知道的地方冲上来,用刀刺进你的喉咙。

-

迈克尔看到了一副惨状。

昔日的朋友,衣衫褴褛。

友好的邻居,愁容满面。

他甚至看到了妹妹最喜欢的汤姆森夫妇,每次劳瑞到他们家玩,汤姆森先生就会把鲜牛奶热一热,端给劳瑞。

为什么,为什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迈克尔捂住了劳瑞的眼睛。

“捉迷藏的时间到。”

迈克尔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他们不会找到我们的。”

“游戏才刚刚开始。”

-

【迈克尔15,劳瑞12】

迈克尔只记得,与难民迁徙的这三年,他们只是累了休息吃“食物”。

其实他们自己带的食物早就吃完了,如果不是那些善良的老人们,他们也许早就饿死在荒野上。

那些自私的人恨不得让他们直接死掉,这样他们就可以走得更快一点。

-

走。

不停地走。

妹妹累了,迈克尔就会把劳瑞抱起来,继续走。

要知道,荒原是很可怕的。

血月,尸骨,流沙。

【逃吧,快逃,远远地逃走。】

这是他经常听到的话。

他知道,自己早已不是一个孩子。

没有依靠,不能撒娇,甚至都不能生存。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有劳瑞。

-

年轻人把所有重活全部担当了。

找柴,砍柴,搭建棚子,找水源。

迈克尔每天晚上都累到在地上,劳瑞会安慰他,

“没事,我们马上就到了。”

什么良方都不抵劳瑞的两句话。

迈克尔在心里悄悄地想着。

-

他们被收留了,是一个国家总统说的。

迈克尔知道这是有原因的。

按照原来的人数,他们绝对不可能被收留。

所以...

一定有人在逃亡中死去了。

包括朋友,包括邻居,包括汤姆森夫妇。

难民中的老人们,会选一个阴凉的地方,将他们平放好,闭上眼,默默地祷告着,祷告结束,老人便会盖上几层土。

我们已经没有过多的资源来纪念这些死去的人了。

老人在心口画十字。

上帝啊,请原谅我们。

可是迈克尔已经习惯了死亡,就像踩死路边的一只昆虫。

“劳瑞,我们真的到了。”

“哥哥?”

迈克尔笑了,是真实的笑容,

“我们马上就能反击了。”

劳瑞听不懂,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哥哥啊。

-

迈克尔紧紧地拉着劳瑞的手,不松开。

人群里,满是汗臭味和一个个焦急的背影。

迈克尔知道所谓的收留是什么了。

只是让他们进入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们还得流浪。

但是他们却还要心怀感激得喊着“万岁”。

呵。

迈克尔宁愿待在荒原里。

“哥哥...我好累...”

“来,哥哥带你走!”

-

迈克尔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房子。

他们离市中心很远了。

这里不错。

迈克尔想。

迈克尔打开房门,发现里面有一些家具和照片。

看起来,这座房子曾经的主人很幸福。

迈克尔拍掉沙发上的灰尘,把劳瑞放在沙发上,对劳瑞说:“哥哥出去找水,你睡一觉吧。”

劳瑞沉睡过去。

她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和哥哥在家乡的街道上,汤姆森夫妇在向她招手,同学们跑过来与她谈笑。

哥哥走过来,推开挤成一团的孩子们,抱去她,紧紧得抱着。

他们一起往家里走去。

劳瑞看到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开心。

-

劳瑞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哥哥还没有回来。

“哥哥...还没有回来?”

身体缺水,劳瑞感到很虚弱。

脑袋,好沉。

劳瑞向地上倒去。

“劳瑞!!?”

匆忙赶回来的迈克尔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劳瑞。

迈克尔赶紧把劳瑞抱起来,放在沙发上。

该死的...附近居然没有一点水!

最后迈克尔还是跑到市中心打水的。

迈克尔小心翼翼地拿着水壶,放到劳瑞嘴边。

然并卵。

没办法,迈克尔只能用手指沾了一点点水,放在劳瑞嘴边。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战斗人员也给我撤了】

“嘤...”劳瑞醒了,半眯着眼。

“劳瑞,快起来,把水...”

突然,劳瑞舔了一下迈克尔的手指。

舔了。

了。

嘣。【神经线断掉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END

















其实是TBC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