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ONCTA

咸,辣嗓子,谨慎食用

珊珊来迟的点文,是医弗
呜呜呜对不起我写得太辣鸡了看得开心就行呜呜呜而且字数完全不够
ooc啊ooc,注意避雷呜呜呜
完全不会把握人物,爸爸们原谅我QAQQ我爆哭

是我很久之前描改的表情包!

欢迎抱走这两个小可爱!!!

注意点第一个。
我靠几天不上lof发生了什么哇啊啊啊我喜欢的大大关注我了啊啊啊啊我是谁我在天国吗啊啊啊啊啊
明明我都几百年没发东西了哇啊啊啊

一辆铃伟的小破车!新手第一次开车!严重ooc尴尬注意!

骨科组甜到掉牙的日常。

骨科组填到掉牙的日常。
@纺烟 专门撒了一点点医生x凤敏的糖!x
私设迈克尔不经常戴面具。
ooc爆炸,还特别短【←懒死了】

“额嗯...!”劳瑞伸了个懒腰,“终于放学了~~去图书馆借两本书再回家吧。凤敏一起去吗?”
“嗯。”凤敏头也不抬地说。
“对了,你家那只呢?”
“啊??谁?”
“就是那个专业精神科的怪人。”
“!?”
凤敏猛地捂住脸,“什什什什什什什么??!我家???你什么意思???”嗯,捂住也没用,劳瑞已经看到了凤敏那张好看的羞红的脸。
“哈哈,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们去图书馆吧。”劳瑞不再逗她,虽然凤敏和那个怪人的确发生了什么是事实。

与凤敏告别,劳瑞独自一人走在黑暗的小路上。月光撒下来,把石板路照白,劳瑞边走边借着月光,打开书,一行一行地读了起来。
“他对爱的人形影不离,如果他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立刻赶到她身边,几乎是一瞬间之间。”
劳瑞看着这段话,自言自语地说:“呵,根本就没有这种人!就算有也不会出现在我身边的!”劳瑞又吃某人的飞醋了。
突然,劳瑞感觉踩空了――
是楼梯!
劳瑞马上就要摔下去的时候,后边儿有人牢牢地拉住了她。
劳瑞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刚想对身后的人道谢,刚刚回头,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哥哥...”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迈克尔???
“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走小路,不要边走路边看书。”迈克尔皱眉,呼吸因为担心而变得短暂急促。
然而劳瑞并没有听进去一点,她还沉浸在迈克尔突然出现的震惊中。
“哥哥...你怎么...”
“刚刚你不是说没有那种人么。”
“什么?”劳瑞懵逼。
“书。”劳瑞突然明白了。
“......”好一阵子没说话。
“走了,回家。”迈克尔没有松开劳瑞的手。
“唉?...”劳瑞不明白为什么迈克尔不松开她的手,刚想出声询问,忽然明白了什么,把话又收回去了。
“嗯,回家。”
嘛,反正都是要牵一辈子的手。

【黎明杀机兔妈】在森林深处

给兔妈写的诗!
有私设注意。

在森林的深处
有一位母亲
每当月亮升起
摇篮曲便在森林响起
“我亲爱的孩子...快快入睡...”
那是母亲在哄孩子入睡
鸟儿回了巢,在窝里躺下
树木拉低树枝,笼罩着小草一起睡着了
当小木屋里飘出炊烟
那是孩子从学堂回来了
孩子放下书包,与母亲谈笑
当太阳落山
孩子困了
摇篮曲从森林深处传出
“我亲爱的宝宝...快快入睡...”
一切是那么和谐,平静
直到有一天
无知的孩子踮起脚
打开了那扇门
往森林深处走去
月亮已经升起
太阳已经落下
孩子还没有回来
焦急的母亲在饭桌前坐着
饭菜摆在桌子上,已经凉了
突然
在森林的深处,传来一声惨叫
“啊...啊!!!!!”
母亲听出这是孩子的声音
快要奔溃了
拿起挂在墙上,被擦的明亮的斧头就往外走
可怜的母亲啊
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死在了饥饿的饿虎的嘴下
可怜的母亲啊,无法冷静
举起了斧头
人血与虎血混杂在一起
令人作呕
当月亮升起
当太阳落下
大人们就会告诉你
千万不要走进森林
传说,里面住着一位可怜的,失控的母亲
当月亮升起,孩子们走进了森林
就一定会被发现
她会用绳子,勒紧你的脖子
栓在牢牢的木桩上
然后,拿起饭碗,一口一口地
温柔地喂给你
如果你想逃走
只有一个办法
拿起那把雪亮的斧头
割断绳子
千万,千万不要被她发现
不然
孩子们就会被挂在沾满血渍和污渍的钩子上
看着日出日落

七夕cp们发狗粮啦【小段子】

七夕发个小甜饼,严重ooc!

荒天的场合:
荒川:今天是七夕,吾是来送……【咸鱼的】
狗子:荒川,你喜欢我是不是?
荒川:???
狗子:荒川我知道你喜欢我
荒川:吾只是来送条咸……
狗子:真可惜,我是直的
狗子:对不起喔
荒川:……【一条咸鱼甩狗子脸上】不要是吗,直接说啊

狐跳的场合
妖狐:美丽的少女哟!来接受我的怀抱吧!
跳跳妹妹:呜哇!妖狐叔叔的尾巴呀!~【完美地躲开妖狐的拥抱并且抓住了尾巴】
妖狐:……【给我戴绿帽的是自己的尾巴怎么办在线等急】

酒茨的场合
茨木:挚友!今天是七夕耶!
酒吞:七夕怎么了?【嗟一口酒】
茨木:呃……是这样……吾准备了礼物……
酒吞:哦?拿来看看。【接过礼物】
【打开】
【蹦出一堆爱心淹没酒吞】
酒吞:……吾就知道没好事。
茨木:挚友……你不喜欢吗……
酒吞:吾有说吾不喜欢了么。【突然转身吻茨木】
茨木:唔……挚友……
酒吞:吾非常喜欢。

黑白晴明的场合
黑晴明:……
白晴明:……
【两个都是傲娇都不敢第一个开口啊!!】

新建了一个荒天群!xxx欢迎大家加入呀!来找我玩吧~_(:з」∠)_笔芯~

占tag致歉。我并不想和他撕逼,但是遇到这种人我该怎么办(无奈)

〖荒天〗夏(小甜饼)

*本文为荒川之主x大天狗
*这个梗是昨天突然想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乡村设定,季节夏天
*小甜饼一发完,短小,请放心食用~
*最后   ooc!ooc!ooc!

如果可以,那么就↓

―――――――――――――――――――――――――――――

夏天,屋外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几丝微风驱散不了炎热,树上的知了懒惰地叫着,刺耳的声音令人更加烦躁。
“天哪好热啊――”
大天狗一屁股坐在树荫下的石墩上,手上拿着有“祭”字的扇子,另一只手拿着一瓶水,几口便把水喝了一大半。
“喂,”荒川懒惰地靠在门框上,“热就进屋。”
“才不要呢,屋里更热,家里又没有空调,谁要进去。

“不是有风扇么?”
“风扇的风那么小,还不如坐在树荫下。”
“……快点进来,不然冰棍儿我就吃完了。”
“别别别我马上进来!”
大天狗大步跨进屋,荒川便递给他一只冰棍儿。
大天狗撕开包装就塞进了嘴里,上下舔舐着。
“喂,我说你别舔得那么...色情。”
“……”大天狗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是多么狼狈,赶紧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样子。
一根吃完,大天狗觉得还是不够凉快,“喂,荒川,再给我一……!?”大天狗走过荒川身旁时,不小心碰了荒川的手臂一下。
“哇!荒川你怎么这么凉!”大天狗忽然觉得一个荒川可以抵上十多个空调了。
荒川看着像树懒一样抱着自己手臂的大天狗,一脸嫌弃。
大天狗把荒川拉进卧室,解开自己和荒川的衣服扣子。
“喂我说你要干嘛!”荒川坐在床上,不明白为什么要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大天狗一把扑在荒川的怀里,头蹭着荒川的肩膀,一脸满足。
“喂喂喂你给我――起来!”
“不要,你多凉快啊,谁想起来~”
(题外话:你们想想那副场面有多基2333)
突然,大天狗感觉自己的身下有一个很大很热的东西抵着他,大天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挣扎着想要起来。
“还想起来?”荒川在他耳边,低声说着。
“别,荒川我错了……”大天狗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希望自己的这双迷人的瞳能派上用场。“昨天晚上不是才……”大天狗的脸红了,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怎么,刚刚不是挺主动的吗?”
“……”大天狗不再继续说话了。
荒川突然反扑过来,大天狗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床上。
“这下,连衣服都不用脱了。”
“别――”

END

然而我并不会开车2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