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一个最没有存在感的太太了【连太太都不是!】【划掉】

点梗!

国庆无聊死了所以来点梗
cp:骨兄弟 GS GSP
抽前两位小伙伴,要写什么都听你的!~【呸肉麻死了】
甜饼还是长篇还是短篇还是。。。刀呢。。。
看我心情【被暴打】

一辆铃伟的小破车!新手第一次开车!严重ooc尴尬注意!

【黎明杀机铃伟】小心背后。

现代诗歌体,注意避雷。
【其实主题根本不是诗(悄咪咪地说)】
睡前写着好玩的而已...【困死了】
所以是铃伟还是伟铃【瘫】
低质量系列。完全靠意识的产物

别只顾着向前跑
孩子,小心背后
他可能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手里拿着沾满罪恶与鲜血的权杖
一步,一步靠近你
你没有能力反击
只能逃走,弱懦地逃走
逃吧,逃得远远的。
他依然会来到你身边。
























小叮当:伟伟人呢...【歪头挠头】
暗中观察的大张伟:妈耶【流鼻血】
大张伟:伟伟找到你啦!!【扑过来抱住】
大张伟:你...松手...我快被你处决了...【咽气】
小叮当:哇哇哇抱歉伟伟!!!【看着重生在火堆旁的大张伟】
大张伟:没事没事【摸头杀】
小叮当:【脸红】
大张伟HP-99999
大张伟,卒。

逃亡停更,国庆高产

【扑通一声跪下】小伙伴们我对不起你们【暴风哭泣】群里flag立太多,坑填不完了,只好把逃亡停更,但是我是不会弃坑的!!国庆回来就高产!!!【再次土下座】

骨科组甜到掉牙的日常。

骨科组填到掉牙的日常。
@纺烟 专门撒了一点点医生x凤敏的糖!x
私设迈克尔不经常戴面具。
ooc爆炸,还特别短【←懒死了】

“额嗯...!”劳瑞伸了个懒腰,“终于放学了~~去图书馆借两本书再回家吧。凤敏一起去吗?”
“嗯。”凤敏头也不抬地说。
“对了,你家那只呢?”
“啊??谁?”
“就是那个专业精神科的怪人。”
“!?”
凤敏猛地捂住脸,“什什什什什什什么??!我家???你什么意思???”嗯,捂住也没用,劳瑞已经看到了凤敏那张好看的羞红的脸。
“哈哈,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们去图书馆吧。”劳瑞不再逗她,虽然凤敏和那个怪人的确发生了什么是事实。

与凤敏告别,劳瑞独自一人走在黑暗的小路上。月光撒下来,把石板路照白,劳瑞边走边借着月光,打开书,一行一行地读了起来。
“他对爱的人形影不离,如果他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立刻赶到她身边,几乎是一瞬间之间。”
劳瑞看着这段话,自言自语地说:“呵,根本就没有这种人!就算有也不会出现在我身边的!”劳瑞又吃某人的飞醋了。
突然,劳瑞感觉踩空了――
是楼梯!
劳瑞马上就要摔下去的时候,后边儿有人牢牢地拉住了她。
劳瑞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刚想对身后的人道谢,刚刚回头,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哥哥...”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迈克尔???
“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走小路,不要边走路边看书。”迈克尔皱眉,呼吸因为担心而变得短暂急促。
然而劳瑞并没有听进去一点,她还沉浸在迈克尔突然出现的震惊中。
“哥哥...你怎么...”
“刚刚你不是说没有那种人么。”
“什么?”劳瑞懵逼。
“书。”劳瑞突然明白了。
“......”好一阵子没说话。
“走了,回家。”迈克尔没有松开劳瑞的手。
“唉?...”劳瑞不明白为什么迈克尔不松开她的手,刚想出声询问,忽然明白了什么,把话又收回去了。
“嗯,回家。”
嘛,反正都是要牵一辈子的手。

【黎明杀机骨科】逃亡/2

趁着放假高产一波【根本不高产】其实后面已经写了几段了,先存着,鬼知道我哪天懒癌发作【凑表

困难和痛苦总是让人独立起来。

-

迈克尔打开地下室的门。

“劳瑞,别出声,你拿着包裹躲在柜子里,我去修发电机,该死的,这些士兵居然把发电机打坏了。”

“嗯,哥哥。”

迈克尔把劳瑞安顿好,俯着身子,从高草丛里面潜行过去。

“可恶,这个线是接在哪里的...”

“是谁在哪里!?”

不好,被发现了!

迈克尔飞快地躲进了柜子。

脚步声走远,迈克尔才从柜子里出来。

“还有最后一台...”

迈克尔在墙角往外观察了一下。

形势不利,全是士兵,怎么办...

迈克尔屏息,蹭着墙过去,翻窗进屋,打开一个看起来有些时间的箱子。

手电筒,医疗包,还算有点用。

迈克尔看着那些士兵走远,慢慢地靠近发电机。

上帝保佑,我别被发现。

迈克尔在心里默默祈祷。

快点快点!

终于,灯亮了起来。

跑!

士兵们发现发电机处的灯亮了,联系了总部,

“报告总部!有敌方敌人潜入!”

迈克尔飞奔着,找到了劳瑞所在的柜子。

打开。

柜子里只有一个包裹,没有人。

“劳瑞!?你在哪里!?”

-

可恶。那些士兵...

迈克尔在一个急转弯刹住车。

...劳瑞?

“劳瑞!你跑去哪里了!”

“抱歉哥哥...”

劳瑞低着头。

“刚刚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哥哥,想要出来叫住你...”

门缝?可是他刚刚明明把门关紧了啊,而且他刚刚也没有跑过妹妹的柜子啊?

“唉,算了算了...”迈克尔摸了摸劳瑞的头,“哥哥已经修好发电机了,我们快走,不然士兵就来了!”

-

迈克尔抱着妹妹飞跑着。

大门...就在门口...

他们终于冲了出来,迈克尔抱着劳瑞,蜷缩在草丛里,等士兵走远,他们再出来。

迈克尔放下劳瑞,说:“前面,就是难民的群聚地了。我们快走!”

难民,迈克尔也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成为难民。

从所未有的屈辱与恶心涌上心头。

贪婪的人啊,总有一天,会有一位你所不知道的人,握着一把发亮的刀,从你不知道的地方冲上来,用刀刺进你的喉咙。

-

迈克尔看到了一副惨状。

昔日的朋友,衣衫褴褛。

友好的邻居,愁容满面。

他甚至看到了妹妹最喜欢的汤姆森夫妇,每次劳瑞到他们家玩,汤姆森先生就会把鲜牛奶热一热,端给劳瑞。

为什么,为什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迈克尔捂住了劳瑞的眼睛。

“捉迷藏的时间到。”

迈克尔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他们不会找到我们的。”

“游戏才刚刚开始。”

-

【迈克尔15,劳瑞12】

迈克尔只记得,与难民迁徙的这三年,他们只是累了休息吃“食物”。

其实他们自己带的食物早就吃完了,如果不是那些善良的老人们,他们也许早就饿死在荒野上。

那些自私的人恨不得让他们直接死掉,这样他们就可以走得更快一点。

-

走。

不停地走。

妹妹累了,迈克尔就会把劳瑞抱起来,继续走。

要知道,荒原是很可怕的。

血月,尸骨,流沙。

【逃吧,快逃,远远地逃走。】

这是他经常听到的话。

他知道,自己早已不是一个孩子。

没有依靠,不能撒娇,甚至都不能生存。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有劳瑞。

-

年轻人把所有重活全部担当了。

找柴,砍柴,搭建棚子,找水源。

迈克尔每天晚上都累到在地上,劳瑞会安慰他,

“没事,我们马上就到了。”

什么良方都不抵劳瑞的两句话。

迈克尔在心里悄悄地想着。

-

他们被收留了,是一个国家总统说的。

迈克尔知道这是有原因的。

按照原来的人数,他们绝对不可能被收留。

所以...

一定有人在逃亡中死去了。

包括朋友,包括邻居,包括汤姆森夫妇。

难民中的老人们,会选一个阴凉的地方,将他们平放好,闭上眼,默默地祷告着,祷告结束,老人便会盖上几层土。

我们已经没有过多的资源来纪念这些死去的人了。

老人在心口画十字。

上帝啊,请原谅我们。

可是迈克尔已经习惯了死亡,就像踩死路边的一只昆虫。

“劳瑞,我们真的到了。”

“哥哥?”

迈克尔笑了,是真实的笑容,

“我们马上就能反击了。”

劳瑞听不懂,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哥哥啊。

-

迈克尔紧紧地拉着劳瑞的手,不松开。

人群里,满是汗臭味和一个个焦急的背影。

迈克尔知道所谓的收留是什么了。

只是让他们进入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们还得流浪。

但是他们却还要心怀感激得喊着“万岁”。

呵。

迈克尔宁愿待在荒原里。

“哥哥...我好累...”

“来,哥哥带你走!”

-

迈克尔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房子。

他们离市中心很远了。

这里不错。

迈克尔想。

迈克尔打开房门,发现里面有一些家具和照片。

看起来,这座房子曾经的主人很幸福。

迈克尔拍掉沙发上的灰尘,把劳瑞放在沙发上,对劳瑞说:“哥哥出去找水,你睡一觉吧。”

劳瑞沉睡过去。

她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和哥哥在家乡的街道上,汤姆森夫妇在向她招手,同学们跑过来与她谈笑。

哥哥走过来,推开挤成一团的孩子们,抱去她,紧紧得抱着。

他们一起往家里走去。

劳瑞看到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开心。

-

劳瑞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哥哥还没有回来。

“哥哥...还没有回来?”

身体缺水,劳瑞感到很虚弱。

脑袋,好沉。

劳瑞向地上倒去。

“劳瑞!!?”

匆忙赶回来的迈克尔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劳瑞。

迈克尔赶紧把劳瑞抱起来,放在沙发上。

该死的...附近居然没有一点水!

最后迈克尔还是跑到市中心打水的。

迈克尔小心翼翼地拿着水壶,放到劳瑞嘴边。

然并卵。

没办法,迈克尔只能用手指沾了一点点水,放在劳瑞嘴边。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战斗人员也给我撤了】

“嘤...”劳瑞醒了,半眯着眼。

“劳瑞,快起来,把水...”

突然,劳瑞舔了一下迈克尔的手指。

舔了。

了。

嘣。【神经线断掉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END

















其实是TBC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黎明杀机骨科组】逃亡\1

几分钟的产物,不喜勿喷,所有警告见楔子【←其实就是懒还装高冷凑表脸】
我爱迈迈。
小学生文笔
以后就写多点再发好了...【怂】

“哥哥,我们到了吗?”
“嗯,到了。”
劳瑞睁开眼。
“这里是...爸爸不允许我们进来的地下室?哥哥你怎么可以带我进来?”
“嘘,别说话。”
“......”
劳瑞噤声。
地面传来枪声和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哥哥......”
“劳瑞。”迈克尔看着自己的妹妹,“去把那块桌布扯下来。”
劳瑞没有说话。
她知道,哥哥刚刚盯着她的眼睛,这是一个信号,这个是哥哥和她和爸爸玩战争游戏的时候的约定,如果爸爸快要抓住他们了,迈克尔就会盯着劳瑞美丽眼睛,然后跑开,而她就要走另一条小路。哥哥曾经说过他永远也不想在现实生活中用到这个,当时劳瑞还太小,不知道哥哥说的话里面有什么不对,她还问了哥哥说什么意思,而迈克尔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哥哥笑起来是非常好看的。劳瑞想。
但是那个笑,看起来很瘆人。
尽管其他人说很好看。
-
迈克尔打开地下室里的暗门。
“上帝保佑,房间里有大米和苹果,最好有鸡肉和水果罐头。”
然而他们只找到了一堆又一堆的干果。
干果解馋还可以,可填不饱肚子。
终于,他们在角落里找到了一罐鸡肉。
迈克尔把鸡肉给了劳瑞,自己用桌布把干果包起来,劳瑞在旁边数着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迈克尔打开地下室的门,发现敌军还是没有撤退,而且已经到了晚上了,这个时候不能出去。
“好了劳瑞,现在是睡觉时间。”
“哥哥,我们为什么要睡在地下室?爸爸妈妈不来吗?为什么我们要睡在水泥地上?为什么外面有许多奇怪的人?”
劳瑞趴在迈克尔的腿上。
迈克尔没有说话,许久,只有一句,“...我很抱歉,劳瑞。”
劳瑞没有动,然后开始抽泣。
一下,停一下,再一下。
迈克尔慌了。
到目前为止,迈克尔最怕的东西,第三是邻居家的那只大公鸡,第二是爸爸,第一,是劳瑞的眼泪。
迈克尔向来见不得劳瑞被欺负。
所以,当他把那些假小子吓跑的时候,劳瑞会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他们会一起笑得很开心。
只是现在,她在哭。
无助,混杂着绝望和痛苦。
迈克尔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掉了。
劳瑞每抽泣一下,迈克尔就心里越痛苦一分。
迈克尔把劳瑞抱起来,抱紧她,生怕会弄丢。
轻轻地拍着劳瑞的背,就像是妈妈之前哄劳瑞睡觉一样。
这是迈克尔起床上厕所的时候看见的,他偷偷学会了这个哄劳瑞睡觉的方法。
劳瑞不再抽泣,直到沉沉地睡去。
迈克尔也坚持不住了,靠在墙上睡着了。
他们的呼吸很安慰。
-
当劳瑞醒了的时候,迈克尔已经醒了很久了。
“嘿劳瑞,过来看我找到了什么。”
劳瑞凑过去。
是一把刀,已经落了灰,但是居然没有生锈。
“不错的武器。”
迈克尔看着妹妹对自己的眼神,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呃...我是说,哈!不错的切干果的工具!”
“好了,现在走吧。”
劳瑞想,如果不是因为刀划破了桌布让干果掉了一地,哥哥可能会很喜欢这把不错的切干果的工具的。

―TBC

【黎明杀机骨科组】逃亡【楔子】

注意!!!私设如山!!!
史诗大坑,不知道能不能填完
两个人都是正常人,迈克尔不死,伤愈合地很快,但是还是会痛
背景私设是迈克尔和劳瑞有父母,是幸福的一家,但是战争突然爆发了,父母双亡
严重ooc!!!
如果可以就↓
现在私设迈克尔年龄13,劳瑞10

―――――――――――――――――――――――――――――――――――

战争,爆发了。
父母,死了。
街道,被血染红。
人们哭喊着,绝望地想要挤上最后一辆飞机。
可是并没有用。
街道空荡荡的,人们都躲在家里或者逃难去了。
没有人会在意两个孩子。
迈克尔在炸弹爆炸的那一瞬间,捂住了劳瑞的眼睛和耳朵。
天真的劳瑞以为是哥哥在和她捉迷藏。
“哥哥,你躲好了吗?”
“没有,劳瑞。你先别睁开眼睛,哥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嗯!我一定不会睁开眼睛的!”
“乖。”
温柔的语气,与悲伤的脸。
迈克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炸毁。
但是他没有流泪。
他知道,自己没有流泪的时间。
他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带妹妹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妹妹就是他的全部。
“我不会失去你的,绝对不。”

―TBC
放个预告,如果有人想看就继续写,其实故事线啊人物啊都想好了,但是,打字累【而且硬要拖到开学这么久写我一定是个傻子】

【黎明杀机兔妈】在森林深处

给兔妈写的诗!
有私设注意。

在森林的深处
有一位母亲
每当月亮升起
摇篮曲便在森林响起
“我亲爱的孩子...快快入睡...”
那是母亲在哄孩子入睡
鸟儿回了巢,在窝里躺下
树木拉低树枝,笼罩着小草一起睡着了
当小木屋里飘出炊烟
那是孩子从学堂回来了
孩子放下书包,与母亲谈笑
当太阳落山
孩子困了
摇篮曲从森林深处传出
“我亲爱的宝宝...快快入睡...”
一切是那么和谐,平静
直到有一天
无知的孩子踮起脚
打开了那扇门
往森林深处走去
月亮已经升起
太阳已经落下
孩子还没有回来
焦急的母亲在饭桌前坐着
饭菜摆在桌子上,已经凉了
突然
在森林的深处,传来一声惨叫
“啊...啊!!!!!”
母亲听出这是孩子的声音
快要奔溃了
拿起挂在墙上,被擦的明亮的斧头就往外走
可怜的母亲啊
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死在了饥饿的饿虎的嘴下
可怜的母亲啊,无法冷静
举起了斧头
人血与虎血混杂在一起
令人作呕
当月亮升起
当太阳落下
大人们就会告诉你
千万不要走进森林
传说,里面住着一位可怜的,失控的母亲
当月亮升起,孩子们走进了森林
就一定会被发现
她会用绳子,勒紧你的脖子
栓在牢牢的木桩上
然后,拿起饭碗,一口一口地
温柔地喂给你
如果你想逃走
只有一个办法
拿起那把雪亮的斧头
割断绳子
千万,千万不要被她发现
不然
孩子们就会被挂在沾满血渍和污渍的钩子上
看着日出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