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一个最没有存在感的太太了【连太太都不是!】【划掉】

【黎明杀机骨科】逃亡/2

趁着放假高产一波【根本不高产】其实后面已经写了几段了,先存着,鬼知道我哪天懒癌发作【凑表

困难和痛苦总是让人独立起来。

-

迈克尔打开地下室的门。

“劳瑞,别出声,你拿着包裹躲在柜子里,我去修发电机,该死的,这些士兵居然把发电机打坏了。”

“嗯,哥哥。”

迈克尔把劳瑞安顿好,俯着身子,从高草丛里面潜行过去。

“可恶,这个线是接在哪里的...”

“是谁在哪里!?”

不好,被发现了!

迈克尔飞快地躲进了柜子。

脚步声走远,迈克尔才从柜子里出来。

“还有最后一台...”

迈克尔在墙角往外观察了一下。

形势不利,全是士兵,怎么办...

迈克尔屏息,蹭着墙过去,翻窗进屋,打开一个看起来有些时间的箱子。

手电筒,医疗包,还算有点用。

迈克尔看着那些士兵走远,慢慢地靠近发电机。

上帝保佑,我别被发现。

迈克尔在心里默默祈祷。

快点快点!

终于,灯亮了起来。

跑!

士兵们发现发电机处的灯亮了,联系了总部,

“报告总部!有敌方敌人潜入!”

迈克尔飞奔着,找到了劳瑞所在的柜子。

打开。

柜子里只有一个包裹,没有人。

“劳瑞!?你在哪里!?”

-

可恶。那些士兵...

迈克尔在一个急转弯刹住车。

...劳瑞?

“劳瑞!你跑去哪里了!”

“抱歉哥哥...”

劳瑞低着头。

“刚刚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哥哥,想要出来叫住你...”

门缝?可是他刚刚明明把门关紧了啊,而且他刚刚也没有跑过妹妹的柜子啊?

“唉,算了算了...”迈克尔摸了摸劳瑞的头,“哥哥已经修好发电机了,我们快走,不然士兵就来了!”

-

迈克尔抱着妹妹飞跑着。

大门...就在门口...

他们终于冲了出来,迈克尔抱着劳瑞,蜷缩在草丛里,等士兵走远,他们再出来。

迈克尔放下劳瑞,说:“前面,就是难民的群聚地了。我们快走!”

难民,迈克尔也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成为难民。

从所未有的屈辱与恶心涌上心头。

贪婪的人啊,总有一天,会有一位你所不知道的人,握着一把发亮的刀,从你不知道的地方冲上来,用刀刺进你的喉咙。

-

迈克尔看到了一副惨状。

昔日的朋友,衣衫褴褛。

友好的邻居,愁容满面。

他甚至看到了妹妹最喜欢的汤姆森夫妇,每次劳瑞到他们家玩,汤姆森先生就会把鲜牛奶热一热,端给劳瑞。

为什么,为什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迈克尔捂住了劳瑞的眼睛。

“捉迷藏的时间到。”

迈克尔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他们不会找到我们的。”

“游戏才刚刚开始。”

-

【迈克尔15,劳瑞12】

迈克尔只记得,与难民迁徙的这三年,他们只是累了休息吃“食物”。

其实他们自己带的食物早就吃完了,如果不是那些善良的老人们,他们也许早就饿死在荒野上。

那些自私的人恨不得让他们直接死掉,这样他们就可以走得更快一点。

-

走。

不停地走。

妹妹累了,迈克尔就会把劳瑞抱起来,继续走。

要知道,荒原是很可怕的。

血月,尸骨,流沙。

【逃吧,快逃,远远地逃走。】

这是他经常听到的话。

他知道,自己早已不是一个孩子。

没有依靠,不能撒娇,甚至都不能生存。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有劳瑞。

-

年轻人把所有重活全部担当了。

找柴,砍柴,搭建棚子,找水源。

迈克尔每天晚上都累到在地上,劳瑞会安慰他,

“没事,我们马上就到了。”

什么良方都不抵劳瑞的两句话。

迈克尔在心里悄悄地想着。

-

他们被收留了,是一个国家总统说的。

迈克尔知道这是有原因的。

按照原来的人数,他们绝对不可能被收留。

所以...

一定有人在逃亡中死去了。

包括朋友,包括邻居,包括汤姆森夫妇。

难民中的老人们,会选一个阴凉的地方,将他们平放好,闭上眼,默默地祷告着,祷告结束,老人便会盖上几层土。

我们已经没有过多的资源来纪念这些死去的人了。

老人在心口画十字。

上帝啊,请原谅我们。

可是迈克尔已经习惯了死亡,就像踩死路边的一只昆虫。

“劳瑞,我们真的到了。”

“哥哥?”

迈克尔笑了,是真实的笑容,

“我们马上就能反击了。”

劳瑞听不懂,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哥哥啊。

-

迈克尔紧紧地拉着劳瑞的手,不松开。

人群里,满是汗臭味和一个个焦急的背影。

迈克尔知道所谓的收留是什么了。

只是让他们进入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们还得流浪。

但是他们却还要心怀感激得喊着“万岁”。

呵。

迈克尔宁愿待在荒原里。

“哥哥...我好累...”

“来,哥哥带你走!”

-

迈克尔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房子。

他们离市中心很远了。

这里不错。

迈克尔想。

迈克尔打开房门,发现里面有一些家具和照片。

看起来,这座房子曾经的主人很幸福。

迈克尔拍掉沙发上的灰尘,把劳瑞放在沙发上,对劳瑞说:“哥哥出去找水,你睡一觉吧。”

劳瑞沉睡过去。

她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和哥哥在家乡的街道上,汤姆森夫妇在向她招手,同学们跑过来与她谈笑。

哥哥走过来,推开挤成一团的孩子们,抱去她,紧紧得抱着。

他们一起往家里走去。

劳瑞看到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开心。

-

劳瑞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哥哥还没有回来。

“哥哥...还没有回来?”

身体缺水,劳瑞感到很虚弱。

脑袋,好沉。

劳瑞向地上倒去。

“劳瑞!!?”

匆忙赶回来的迈克尔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劳瑞。

迈克尔赶紧把劳瑞抱起来,放在沙发上。

该死的...附近居然没有一点水!

最后迈克尔还是跑到市中心打水的。

迈克尔小心翼翼地拿着水壶,放到劳瑞嘴边。

然并卵。

没办法,迈克尔只能用手指沾了一点点水,放在劳瑞嘴边。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战斗人员也给我撤了】

“嘤...”劳瑞醒了,半眯着眼。

“劳瑞,快起来,把水...”

突然,劳瑞舔了一下迈克尔的手指。

舔了。

了。

嘣。【神经线断掉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END

















其实是TBC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3)

热度(15)